攝影師Alicja Dobrucka最近在法國里昂附近的Le Corbusier設計的1960年代多米尼加修道院Sainte Marie de La Tourette住了下來并拍攝了照片。我們與多布魯克(Dobrucka)談了她去這座建筑物的旅程,“看起來和感覺非常像巴洛克式掩體”。

波蘭攝影師說:“我想捕捉的是建筑物的緊縮性,也是嬉戲的空間組織,我發現這很誘人。” 她住在修道院的100個牢房之一。

她補充說:“這種結構以及它的隨機性和怪異性使我完全感到驚訝。” “有很多令人驚訝的細節,例如彎曲的樓梯屋頂或自由形式的混凝土花盆。”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與建筑師兼前衛音樂家Iannis Xenakis合作設計了山頂的庫萬( Couvent Sainte)瑪麗·拉·圖雷特(Courvent Sainte Marie de La Tourette),該城堡建于1956年至1960年之間,被認為是近現代主義的杰作。

但是在完成之后不久,多米尼加人決定將他們的大部分修道士安置在社區中,這意味著今天修道院的牢房已被朝圣者,學生和建筑奉獻者占領。

Dobrucka以前曾參與過一些項目,其中包括一系列孟買蓬勃發展的摩天大樓的照片,他毫無偏見地參觀了修道院,但對其特質和建筑師處理光線的方式感到驚訝。

她告訴Dezeen:“我認為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所說的和他的建筑物之間有很大的差距。” “正式的發明非常好玩,并且與形式遵循功能的陳詞濫調相矛盾。”

閱讀我們對Dobrucka的采訪記錄:

Marcus Fairs:您為什么選擇拍攝《 La Tourette》?

Alicja Dobrucka:有趣的是,最初的想法是在修道院靜修。我想熟悉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語言,以準備拍攝他打算在今年夏天訪問的印度昌迪加爾的作品。

Marcus Fairs:您對這個地方有什么印象?

Alicja Dobrucka:它的外觀和感覺都非常像巴洛克式掩體。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甚至稱它為亞述堡壘–我認為這主要是因為小窗戶。它是一個巨大的結構,至少有100個牢房,一個教堂,一個地下室,一個圖書館和會議室以及一個準備適度飯菜的大廚房。

單色,紅色,綠色,黃色,藍色和黑色的組合是地板,門甚至管道的顏色。似乎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拼貼了各種不同的空間構想,以應對應采用的結構并將其全部采用。Iannis Xenakis設計了類似于樂譜的窗戶。回廊不是在地面上,而是在屋頂上,但是嫉妒之行僅限于多米尼加人。

修道院建成后,多米尼加人改變了主意,決定居住在社區中,因此目前只有10人居住在建筑物中。現在該場所用于展覽,音樂會和研討會,將文化活動與宗教活動混在一起。您必須在住宅區保持安靜。教堂里的聲音很棒。任何耳語都會貫穿整個空間。還有一個朝圣者的打nor聲傳到了我的牢房。

Marcus Fairs:描述前往修道院的旅程。容易到達嗎?

Alicja Dobrucka:到達修道院的途徑很少。您可以飛往里昂,然后乘坐巴士或驅動器。我在修道院里訂了一個牢房。

接待時間過后,我遲到了。門上釘了一封信,上面寫著我的名字。它說明了我的牢房的位置和編號,以及前門的代碼。快速瀏覽了一下信后,我打開門,被多米尼加人抓住,問我是否是已故的客人。他帶我去餐廳。

有四位大方桌圍坐在一起,坐著祭司,務虛的客人以及一些來為他們的百家樂做準備的學生。這頓飯很簡單,看起來像是大米飯和沙拉的肉丸。還提供紅餐酒。與客人不同,父親和兄弟們不喝很多。

每個單元的設計和比例與馬賽LaCitéRadieuse的小型酒店房間相同。我住的牢房令人驚訝地舒適。它又長又窄,綠色的地板和白色的墻壁由厚實的渲染制成,讓人回想起石窟內部。在我房間的門上貼著房屋規則:不要邀請任何人進入你的牢房,不要帶食物或飲料,也不要在走廊上交談。

入口旁的左側有一個水槽,還有一組架子和衣柜,后面有一張單人床。靠窗的桌子旁,房間的盡頭是一個小陽臺。有一個長的矩形孔,可以用木制百葉窗關閉,它的長度相當于門的長度。打開時,您可以看到走廊,路過的人可以瞥見房間的側面。

Marcus Fairs:拍照感覺如何?

Alicja Dobrucka:我完全被結構以及它的隨機性和古怪性嚇了一跳。我一直回到建筑物的某些元素,例如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所說的光槍,這些光允許光進入教堂。光的強度和方向將改變對教堂中體積的感知。通過某種方式拍攝建筑物可以讓我理解它。

馬克·夏維兄弟(Brother Marc Chauveau)策劃了單色畫家艾倫·查爾頓(Alan Charlton)的展覽,并且正在與阿尼什·卡普爾(Anish Kapoor)一起籌備另一場展覽。建筑的細節以及如何通過光和影進行轉換。

Marcus Fairs:是您所期望的嗎?

Alicja Dobrucka:我沒想到就來到了那里。我只是想感覺一下結構,因此決定留在里面。建筑物根據光線不斷變化。我以為建筑物的外部在晚上恢復活力,建筑物的內部在白天恢復活力。

我真的很喜歡大而空白的混凝土墻,它們對于我成為該系列作品至關重要。我認為我想要捕捉的是建筑物的緊縮性,也是嬉戲的空間組織,我發現這很誘人。有許多令人驚訝的細節,例如樓梯的彎曲屋頂或自由形式的混凝土花盆。

馬庫斯·費爾斯(Marcus Fairs):這是委托還是自我發起的項目?

Alicja Dobrucka:這是一個自我啟動的項目。實際上,我可能有一天回去拍攝建筑物中其他游客無法進入的部分,例如屋頂回廊。它仍在進行中,很可能會成為更大系列的一部分,可以與我將要拍攝的其他勒·柯布西耶建筑物的其他照片結合使用。

馬庫斯·費爾斯(Marcus Fairs):您是否拍過他的其他建筑物?

Alicja Dobrucka:這是我第一次訪問他的任何建筑物。在這次旅行中,我還參觀了他為他的父母在勒曼湖旁邊的科索(Corseaux)建造的小房子,他在那里還包括一間可單獨供他和妻子使用的床鋪。

為什么像在修道院里那樣有單人床?這與清教徒的職業道德有關嗎?他在Cap Martin的小屋以及他在那里設計的露營小屋中都在繼續這種對單人床的迷戀。

馬庫斯·費爾斯(Marcus Fairs):與其他建筑師相比,他的建筑物要拍攝什么?

Alicja Dobrucka:我認為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所作所為和他的建筑物之間有很大的差距。正式的發明非常好玩,并且與形式遵循功能的陳詞濫調相矛盾。

Marcus Fairs:您對建筑攝影的態度是什么?